心而惟]16年前,寻找一只罗杰杜彼

事不宜迟,直入正题。今天我要发布的郄医生的文章,是一篇关于的文章。首先我要说明的是,本文标题及内容中的豪爵,指的就是罗杰杜彼。豪爵是罗杰杜彼在国内曾经的名字,如今的罗杰杜彼和过去已经完全不同。文章其他一些品牌名称和现在同样有出入,我会在下面给各位做标注。文中提到的吉祥阁店,现在已经是北京有名的表店,吉祥阁表店里还有一位我的好朋友。请注意,文中的罗杰杜彼我没有找到相同的图,因此我用了一只其他的早期罗杰杜彼作为插图。

《雪里寻花追豪爵》

本文写于2001年3月18日。

       2001年1月3日,沙尘暴从内蒙古高原南下,袭击了北京、天津。从我住处向外望去,天空中除了黄色的细沙导致视野不良外,偶尔还有一两只塑料袋在高空中飘舞。这不是出门的天气,我虽出生在内蒙古,对于沙尘天气那时已习惯,但毕竟时过境迁,还是怕弄脏了头发和衣服,更怕沙尘进了眼睛。于是打开了电脑,去看日本那些熟悉的。

       门铃响了,沈阳道古董市场的李志华先生(古董店吉祥阁的老板)来访,由于有共同的爱好——,我们这些不同职业、不同经历、不同年龄的人走到了一起,闲暇时间,一概谈表、看表,包括浏览网站。

心而惟]16年前,寻找一只罗杰杜彼

       我原来对豪爵这款表并未注意。这几年日本也常“演出”几个超高级手表,德国的(注:),弗兰克·米拉(注:),有时出一下尊达,价格高昂,历史不长,一直不是我找寻的对象。

       小李问我,你知道豪爵(注:罗杰杜彼)吗?我说,我知道Roger(若杰),但不知道为何译为豪爵。他说最近读过《》,常常提到豪爵的事情,据说工厂只有二三十人,全是手工制造,有日内瓦印记和天文台标记,造型独特的多,平凡的少,自己从来没见过实物。

       查一查如何。我听了他的介绍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心而惟]16年前,寻找一只罗杰杜彼

       在日本东京国铁山手线的田端站一带,有个二手手表沙龙,名叫“时间隧道”,那里常有高级手表“出没”,而且周转率很高。你不知道他们的表来源于何处,但最近在日内瓦展出的获奖表,经常在他们店里和网上出现,而且新表都是原价的6折,为4~5折或更低,让人不可思议。

       网站打开了,豪爵栏里只有两块表。这时小李惊叫一声,我不由得一怔。我看到他指着第一块豪爵说:“就是它,就是它!”“小李,你怎么了?什么就是它?”这块表在网上的形象一般,18K红金,38毫米的大块头,单历,表盘是所谓阴阳盘,18K金针。

       “终于登陆,我们的豪爵,高级手表师,若杰先生号称‘手表天才’,本表做了28只,全是超一流的手工操作,请看机器的照片。”“定价188万日元,售价88万日元,捷足先登。”

心而惟]16年前,寻找一只罗杰杜彼

       的照片很美,我是个外行,但也看得出精雕细琢。小李接着说:“去年10月末,有一个客人到我的店里要出售一块表,和这块一模一样,我当时不知道这个牌子,只感到不是一块普通的表,这个人说他急需用一笔钱,愿以最低价出售,他说购买时是8000美元,合6.5万元人民币。我只给他2万元,他不卖,后来又去了几个店,连2万元都没人买,只好又回来,我2万元收下了”。

       “后来呢?表的去向呢?”我表现出极大的兴趣。“本市有一个修表师傅,也喜欢表。某日来店看表,一眼就看上了这只,他说不图牌子,看着表做工美,虽然钱不富裕,一下决心,以2.2万元的价格买下。”一个名牌表,竟然被一个连牌子都不知道的修表人购走,这也太遗憾了。我不想探讨这表的身世和来历,估计这表到天津沈阳道之前,一定会历经沧桑,很可能大陆上不会有第二块这样的表。“能不能把这块表搞到手?”我问小李。

       其实面前的网上就有一只,但价格相差太悬殊,以前在日本买表只为了安全,怕买到伪品。这个豪爵产量太少,估计不会有人不计成本地去做伪品。非伪者,当然便宜些好。“我可以试试看,修表师傅为买此表花尽了积蓄,也引起了夫人的不满,我当时就考虑他们的财力,他购此表是否有点过分。”

心而惟]16年前,寻找一只罗杰杜彼

       次日,我给东京新宿BEST总店二手表屋的主人古贺清彦打了电话,问了一下豪爵的情况。他说,他们手里没货,此表产量少,能到二手市场流动,至少还要5年。得到小李的回答时已是3天后,他找修表人两天,终于联系上了。修表人愿意返给小李(在小李加价2000元回收的前提下)。小李是专业售表,在没有买主之前他是不掏钱回收的,所以我应邀一起去看表。

       南门外大街上的一个胡同里,有一排平房,修表人就在其中一间,是典型的低收入阶层区,室外厕所离他家很近,估计夏天会臭气难闻,没有暖气,屋里烧着蜂窝煤炉。天阴着,屋里开着灯,我按响了门铃。一个驼背的老者出现在门口,眼神流露出一丝不安(也许他担心不能成交)。室内家具古旧,他是在家里修表。一些工具摆在工作台上。谈到表,老者的眼里放出了久违的光芒。我感觉出,他很会欣赏机械美,也许他看到各种各样的机械太多了。

心而惟]16年前,寻找一只罗杰杜彼

       “我在沈阳道市场只信任李志华,只有他不卖假货,而且他鉴别真伪能力很强。”老者说。我们的谈话跨越了年龄、职业,在手表的时空中驰骋。他打开了屋内的铁皮保险箱,拿出了用新手帕包了三层的豪爵,脸上有点无奈的感觉。

       “我修表36年,见过各种机芯,这样的机芯像一个艺术品。”他指着后背透明表底说:“透明表底里用磨砂玻璃的方法在水晶玻璃(其实是刚玉)上磨出豪爵的标志,非极上乘的工匠是做不出来的。还有在自动陀上雕刻镂空的豪爵标志也是很有工艺水平的。这个机器细看就是艺术品啊!”

       “这个表我戴了3天,每天的误差只有3秒。我修上海表时以30秒为标准,修瑞士的英纳格每天的误差在15秒就是很好的了。”“我老了,儿子结婚也要用钱,只好把这个我最喜欢的手表再返回给志华。看来有很多有资格拥有这块表的人啊!”

       他苍老的手托着手绢,手绢上放着典雅的豪爵向志华走去。瞬时,我有一种冲动:买下这只表,送给老者,直到他去世。因为钱要放弃一生中最爱的物品,多么残酷!又有一个声音在说:“放弃怜悯,你不知道人有自尊吗?典当行的东西不全是由于一样的原因而存在吗?”

心而惟]16年前,寻找一只罗杰杜彼

       我沉默着。小李看了我一眼,我点头示意后,他给了老者2.4万人民币。老者的老伴掩盖不住高兴的神情,却无视老头儿的失望。这就是生活,平常的生活。

       外面飘着小雪花,我和小李默默地走着,完成了追踪豪爵的历程。到现在我仍然忘不了老者的追求和失望,也明白了“美”是多么让人倾心。

       后来,我知道老者买了新居,搬离了小胡同。他放弃了爱表,得到了生活中的实际需求。而豪爵,也到了它应该去的地方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花好月圆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angliangwangye.com/biao-2163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3:49
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5:08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