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元宇宙是个筐,未来往里装”

元宇宙是个筐,未来往里装”。

火热的元宇宙,在其众多核心要素中,社交的属性似乎最易融入,也被视为短期内最好切入元宇宙的入口。

因此,我们看到,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从社交大潮中登上元宇宙的大船,Facebook、Match Group(Tinder母公司)迅速跟进布局,而国内也有打着元宇宙第一社交平台的SOUL,和最近转型为“映宇宙”的映客,百度、阿里、字节也都在紧锣密鼓地布局。

“元宇宙是个筐,未来往里装”

撇开元宇宙、下一代互联网和Web3.0等时尚概念不谈,我们更关心的是当前元宇宙社交网络是如何发展的,它是否已经达到爆发的拐点?

事实令人失望。无论是百度推出的“希让”、一时流行的“凝胶”,还是紧随潮流的超级qq秀、慢星球等产品,都没有给用户带来颠覆性体验,也没有取得商业成功。

Yuancomosracetrack的一位投资者表示,Yuancomos这个词正在变冷,没有任何产品能够真正代表这个行业。然而,元社会互动在受欢迎程度和概念上仍然存在。至少就目前而言,元宇宙的社会交往更像是一片沙漠,绿洲尚未形成。

元宇宙社交网络:宇宙中的人没有微信那么多

2021,元宇宙之门开启。长期沉默的社会轨道又变得活跃起来。

专注于大众经济的服务公司天下秀于20214月宣布推出元宇宙虚拟社区hongcosmos。同年12月,百度推出了元宇宙社交app喜让,并专门将2021创建大会和密集新闻发布会移至喜让平台。在改名为meta后,元世界中最激进的Facebook也于去年12月正式推出了VR社交平台“horizonworlds”。

今年,这一数字仍在增长。一直在探索社交网络的Bytes也于今年1月推出了元宇宙社交应用程序“PartyIsland”进行内部测试。还有一些社交应用程序,如zepeto和slowplanet,它们主要关注元宇宙的概念,以及最近模仿元的盈科更名为“反映宇宙”;诞生了六年的“灵魂”也抓住机会,在招股说明书中首次公开表示,它希望“建立一个与灵魂相关的社会元宇宙”。

“元宇宙”的诞生有多快?数据公司Sensortower报告称,自“元宇宙”概念爆发以来,平均每天都会添加一个“元宇宙”应用程序。从202111月到2022年1月,大约552个应用程序在其描述中添加了“元宇宙”一词,其中包括70个自称元宇宙社交的应用程序。没有人想错过元宇宙列车的高速发展。

虽然这条赛道正在蓬勃发展,但没有一种产品具有光明的前景。

“Gel”在短短20多天的时间里就超越了微信和QQ,成为苹果应用商店免费列表的榜首。在过去三年中,它已成为腾讯应用程序之外的第一个社交应用程序排名。然而,好景不长。这位官员表示,卡顿问题尚未解决。存在许多问题,例如延迟、回闪和无法访问。它已主动删除该应用程序,并暂停了新用户的进入。到目前为止,它还没有上线。

在Xi土壤评论区,评论最多的是“图像质量粗糙、穿孔、加载速度慢”等。

曾尝试过腾讯超级qq秀的玩家“朔朔爱epol”告诉科技星球,“捏你的脸”,变装,买家具,搭建“qq巢”,这更像是低调的“动物穿越”。

灵魂,曾经声称是元宇宙的第一个社会群体,其产品的元宇宙特征只有一个薄薄的虚拟图像,甚至不能与图像交互。

科技星球还体验了“x世界”的元宇宙社交应用程序。白天,整个元宇宙地图中几乎没有在线玩家。他们通过相关指导加入沟通小组。小组中的30多名玩家甚至比软件中的玩家更活跃。

一位从事metauniverse的产品开发人员告诉《科技星球》,“目前所谓的元宇宙产品都是从游戏的角度出发的。元宇宙社交网络应该是超沉浸式的,更真实、更互动,在时间和空间上自由,构建真实的元场景,从而实现现实社会中不可用的社交网络,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,赢得良好的用户体验。目前,有市场上没有真正的元宇宙产品。”

的确,与现实世界的“平行时空”相比,当前的元宇宙社交app本质上是一瓶新的老酒,但它只不过是一些旧游戏或3D“半成品”的升级,并没有对游戏和商业模式进行任何颠覆。

高速冲入“元宇宙”是什么感觉?

我等不及了。也许是因为大大小小的工厂都选择了一张元宇宙社会轨道的照片。

事实上,微信和QQ这两座大山在社交领域是不可逾越的。要在社会领域打开另一个缺口并不容易。然而,当元宇宙出口出现时,许多公司仍然选择在短时间内制造产品并快速实施。

即使我们先推出一款不成熟的产品,我们也会承受用户的不满和责难。这背后的原因可能是,如果你想在Web3.0的互联网上占有一席之地,你需要先占据这个位置,尽早规划布局,甚至是在metauniverse中。

当然,流动是最重要的魔法。

从互联网诞生的那一刻起,它就渴望流量。然而,经过20年的发展,Web2.0互联网公司几乎吃掉了所有的流量红利。据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第二季度,阿里巴巴系统和腾讯系统的用户渗透率分别达到92.7%和96.2%,字节系统的渗透率达到63.1%。

交通红利停滞不前带来的最明显问题是,上限已经达到峰值。用户增长的停滞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收入增长的停滞。以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为例,从2019年到2021,美国青少年每天使用Facebook的人数比前三年减少了13%,预计到2023年将减少45%。另一方面,用户的放弃加剧了Facebook广告收入的下降。

Facebook遇到的问题并非特例。这是全球互联网公司面临的共同问题,已经习惯了快速发展的互联网陷入了新的困境。

洪峰背后是居住空间的挤压。面对目前的困境,大型工厂普遍采取降低成本、提高效率的做法。自去年以来,互联网公司已经裁员,但削减开支的做法永远不会停止;还有小红该公司更有可能在危机中生存。因此,一个全新的轨道意味着一个全新的机会,元宇宙就在这个时间节点上诞生了。

因此,渴望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在元宇宙中做出了巨大的努力。以“gel”为例,它最初是一个名为“around”的应用程序,位于易电信息下,于2019年8月推出。这是一款基于本地内容社区的应用程序。由于响应较低,20215月后不会更新。直到2022年1月,它改名为“凝胶”,专注于元宇宙。“元宇宙”产品是在六个月内制造出来的,这并不奇怪,它只是昙花一现。

然而,构建了更大元宇宙的百度西让已经一年没有使用了。它的内部昵称是-6.0。一位业内人士向《科技星球》介绍,“西让”中的虚拟角色模型没有与骨骼绑定,导致虚拟角色的轨迹经常出现在地面上,几乎没有物理碰撞。到处都可以看到戴模特的现象,有匆忙工作的痕迹。

许多企业的另一个雄心壮志是,元宇宙是一个需要的最大市场。彭博社报道称,2024年,“元宇宙”的全球收入规模预计达到8000亿美元左右,其中游戏制造商的份额预计达到4000亿美元左右,其余收入分散在直播和其他社交应用中。

因此,对于那些既没有游戏基因也不准备在游戏中努力的公司来说,投资元宇宙社交网络是正常的。市场空间足够大,可以为互联网的发展开辟新的空间,并相应地带来新的收入来源和商业可能性。

兰芝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者何明认为,“元宇宙”是一个宽泛但空洞的概念。几乎任何细分行业都可以在“元宇宙”中迁移,正是因为它足够大和广泛,包括游戏、社交社区、支付、艺术等许多行业的延伸,以及估值想象力的雄心壮志。

在Web3.0时代,权力下放将成为一种趋势,社交平台更难占据主导地位。北京是第一个闻到这种气味并疯狂下注的城市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就达成了近100笔融资交易。因为,无论是一个长期努力工作的互联网巨头,还是一个希望在下一次扩大世界的小型初创工厂,metauniverse的机会似乎是公平的。哪些技术可以实质性地促进元宇宙的进步?哪个行业最有希望?哪些需求最能满足用户?面对巨大的未知,首先进入可能更容易实现。没有人想错过创建另一个微信的机会。

它离真正的元社会互动有多远?

作为第一家提出“元宇宙”概念的上市公司,roblox概述了元宇宙的八个特征:身份、朋友、低延迟、沉浸、多样性、无处不在、经济和文明。

从金字塔的底部来看,目前国内的元宇宙社交产品甚至可能无法实现最基本的“交友”和“沉浸”,还需要长期的技术迭代。

例如,在沉浸感方面,技术的局限性使得所谓的元宇宙无法构建,甚至社会属性也无法实现。例如,“地平线世界”(horizonworlds)的半人图像、“西让”(xirang)的粗糙3D场景以及UCG内容的暂时缺失,都让用户无法沉浸其中。

metauniverse社交产品bud的一位开发人员表示,产品中几乎不可能有完整的3D演示,设备和宽带速度也无法支持它。目前,metauniverse真正的基础设施尚未由国内外公司搭建。metauniverse真正的指数级发展必须等到顶级硬件终端的应用和普及。目前,只能实现应用层面的局部创新。

作为metauniverse的底层基础设施之一,跨平台引擎cocos的市场领导者告诉techplanet,当前的metauniverse只能在个别场景下开发,例如Mata开发的会议场景,成本至少为150万美元。因此,如果资金足够雄厚,并非所有公司都有能力建立一个更大的世界。

作为一款成功的社交产品“海上绿洲”,它在巴西应用程序列表中以3-5的比例排名,甚至超过了Facebook、twitter和其他软件。然而,内部研发人员告诉TechPlanet,他们并没有将自己定义为元宇宙,而是半Web3.0社交产品。

上述内部人士认为,即使是最基本的VR和AR技术也尚未实现,根本不存在元宇宙时代。归根结底,元宇宙是一种生态。其构建需要硬件、操作系统、底层技术、AI、5g等组件。相关产品创新需要组织自上而下的系统支持。这些所谓的元宇宙产品更多的是动画场景恢复。

社交网络的本质是拥有足够的用户和参与感,以便在此基础上创造最高水平的文明。面对这样一款无法确定核心购买点的应用,如果用户无法参与,他们总是会在同一个地方回头,更不用说上层的商业化了。元宇宙的每一层构造都是在前一层之上积累起来的,底层做不好,所以它不能成为真正的宇宙。

一些业内人士告诉《科技星球》,如果它仍然局限于手机屏幕,就不配被称为“元宇宙”。

另一方面,要构建生态系统,我们需要稳定的用户流和发展。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(Zuckerberg)曾总结道:“要成为新一代VR平台,我们需要销售至少1000万台oculus设备,以吸引足够的开发商来构建生态系统。”

事实上,根据counterpoin的数据,2021XR终端的总出货量将达到1100万台(其中VR占90%),要成为一个生态系统还为时过早。

此外,如果虚拟现实真的成为元宇宙的基础设施,那么基础设施的建设能力仍然掌握在其他人手中。

为了让VR更容易被接受,在体验了需要强大计算能力的外部设备之后,一体机已经成为VR世界的主流。然而,这也意味着VR设备的关键是具有高计算能力的芯片。市场上最受欢迎的流行的oculusquest2、piconeo3和其他主流VR一体机使用高通snapdragonXR2芯片。去年5月推出的Nolosonic和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些VR设备直接选择了小龙845等手机芯片。如果再次陷入困境的风险,元宇宙仍然无法分散,主导力量仍然掌握在少数人手中。

除了技术上的困难外,在元场景下找到社会需求也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在腾讯财务报告电话会议上,总裁刘志平列举了腾讯发展元宇宙业务的一系列可行路径,但也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:“我提到了许多发展路径。每一条路径中最吸引人的是什么?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。在明确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元宇宙只是一个概念。”

因此,在概念模糊、硬件开发滞后、技术不够成熟的时候,所谓的元宇宙产品不仅功能不足,而且用户体验较差。似乎它们都是被概念炒作的半成品。它们是渴望成功的“伪需求”产品。

 

原创文章,作者:花好月圆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angliangwangye.com/biao-295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上午12:52
下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上午10:20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