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晟新能源于26日发布了喜马拉雅G12系列组件。该系列组件采用210大尺寸HJT专用电池

作为目前产能最大的异质结(HJT)厂商,华晟新能源于26日发布了喜马拉雅G12系列组件。该系列组件采用210大尺寸HJT专用电池并结合了单面微晶技术,为双面双玻半片组件,可以实现高达85%的双面率以及更优的LCOE成本。

记者了解到,华盛新发布的G12模块将由公司宣城二期电池及模块生产线生产。模块平均功率为680-700w,高达710w,比同版本的perc模块高约50W。

光伏电池技术正从p型向n型过渡,n型技术趋于多样化。华盛是押注hjt的制造商之一。华盛新能源董事长徐晓华示,公司将努力成为行业内发货量超过1GWhjt组件的第一家制造商,力争在今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实现制造端毛利;在产能规划方面,除在建产能规划7.5GW外,今年公司的产能将达到2.7gw。到2023年底,hjt的产能将超过10GW。

集成hjt硅片、电池、模块全产业链技术

在发布g12hjt组件的同时,徐晓华还在hjt上分享了华盛新能源的大量量产数据。据悉,公司hjt一期生产线设备稳定性不断提高,产品a收率大于98.3%。事实上,收益率是检验新技术成熟度的一个重要维度;根据500MW的设计容量,第四季度生产线将进一步增加至660MW。hjt二期项目电池批次平均转换效率为24.73%,冠军电池效率为25.1%,模块全面积转换效率超过23%。

徐晓华表示,2022年,华盛将继续保持全球第一个hjt产能,确保第一批hjt出货。其目标是成为行业内hjt组件发货规模超过1GW的第一家制造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华盛在宣城的一期、二期和三期生产线在工艺上有所不同。第一阶段为非晶态过程,第二阶段为单面微晶过程,第三阶段为双面微晶过程。徐晓华表示,今年将率先量产GW单面微晶异质结电池,量产效率目标为25%-25.2%;同时,成功开发了双面微晶批量生产工艺。全球首个GW级双面微晶异质结量产工厂将于今年年底或明年初建成,量产效率目标为25.5%。

记者从电池设备制造商处了解到,在hjt生产线上,客户可以额外选择微晶工艺。虽然没有微晶工艺,但不会影响hjt电池的生产,但选择有助于提高hjt电池的效率。徐晓华还表示,在公司二期生产线的第一块电池发布后,很明显,微晶工艺给hjt电池的效率带来了很大的提高。

根据华胜现状,一期500MW、二期2gw、三期4.8gw已投产。计划在今年年底左右进入该设备。市场对华盛的产能规划相当关注。徐晓华透露,公司今年的产能将达到2.7gw,还有一个7.5GW的产能规划正在建设中。到2023年底,hjt的产能将超过10GW,预计明年hjt组件的出货量将达到5GW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提高hjt电池和组件容量的同时,华盛还成立了一家新材料子公司,专注于硅片专用芯片技术的开发和应用,核心目标是制备更薄、更精细的n型硅片。目前,一期项目计划实现1.8gw的容量。徐晓华表示,今年,华盛还将成为第一家完成hjt硅芯片、电池和组件全产业链技术和成本整合的制造商。其中,850mwhjt特种硅片切片项目一期正在调试和爬升。

徐晓华表示,华盛希望抓住hjt颠覆性的机会,成为行业领导者。他认为,由于今年年底hjt组件的成本与perc组件相当,一旦生产方实现盈利,整个行业向hjt的转型将加快。预计到“十四五”末,hjt将获得30%的市场份额。

今年年底,hjt组件的总成本预计与perc相同

目前,无论是在设备层面,还是在银浆和其他辅助材料层面,hjt的高成本都需要解决。徐晓华表示,今年,他将努力实现hjt电池的全部成本接近perc电池,hjt组件的全部成本等于甚至优于perc组件。“这既是公司的目标,也是整个行业的目标。”与此相关,华盛将在银包铜电池及其组件的批量生产和发货方面处于领先地位,并在今年下半年实现制造端毛利。

记者了解到,华盛正在从降低银浆消耗、使用镀银铜浆、降低生产成本和超薄硅片应用等方面推动hjt的成本降低。然而,正如徐晓华所说,hjt仅仅靠华盛来降低成本是不够的。这需要整个行业来解决。

迈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健表示,微晶技术是hjt确定的方向。据周健介绍,迈威的VHF微晶n层工艺已经成熟,能够大规模生产。已在两个客户项目中进行了调试,转换效率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了电池和组件的相关目标。与非晶态电池相比,电池的平均效率提高了0.4%~0.5%,效率的标准偏差约为0.1%。

此外,由于元素的掺杂,微晶p层尚未准备好大规模生产。预计该公司将在年底前推出大规模生产计划。周健表示,迈威实验室对微晶p层的了解是业内最先进的。因此,提前对交付的设备进行了硬件预留和兼容性设计。如果成功批量生产微晶p层工艺,效率预计将超过25.5%。

铟的使用也是hjt成本高的一个重要原因。pvinfolink高级教师赵翔此前指出,在短期内,铟不会成为hjt电池发展的挑战。然而,如果hjt的容量超过10GW,铟必将成为一大瓶颈。所有制造商都需要加强回收和替代以及无铟技术。周健还提到,hjt将朝着减少铟,然后不含铟的方向发展。

除铟外,银浆也是制约hjt成本降低的关键因素。苏州京银总经理江山表示,低温浆料应用端仍存在许多挑战,如消耗量大、产能低、线型宽等。目前,通过浆料创新和采用包银铜材料,低温浆料可以同时达到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目的,未来电池端低温浆料的成本可以大大降低。

江山市表示,hjt电池的银浆消耗量几乎是常规perc电池的两倍,电极成本已成为制约其大规模工业化的关键因素之一。与此同时,光伏对白银的需求持续快速增长,导致白银价格面临巨大的上涨压力。因此,不可避免地要使用镀银铜浆。如上所述,华盛已经推出了镀银铜浆。

对于hjt电池的前景,周健也给出了展望。他认为,到2024年,hjt电池的量产效率将超过26%;210/66芯片模块的功率将接近750W。其他预测还包括,届时浆料用量将小于12mg/w,银含量将接近30%,铟用量将小于2mg/w,甚至会出现没有铟的hjt电池。

 

原创文章,作者:花好月圆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angliangwangye.com/biao-632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6月27日 下午11:34
下一篇 2022年6月28日 上午11:44

相关推荐